雪天

【双叶/all叶】相近的平行线【上】




【告白向】室友向弟弟开玩笑的告白后……
UP:作死的人

内容简介:室友的手机录音,……我作死的拷贝一份传了上来,求不人肉!室友求原谅!

“喂,笨蛋弟弟。”
“……混帐哥哥你还知道打电话过来啊!什么事,你说吧!”
“诶呦好歹你也是我弟啊我打个电话关心一下还要理由吗?”
“关心我?……你知道距离你离家出走已经过了多长时间了吗?!整整五年了!爸妈都快担心死你了!赶快回家吧!”
“……我今年过年就回去。”
“你去年在qq上也是这么说的,结果呢?!让我高兴了好一阵子,你在三十那天来电说是有急事不能走,要留在学校!过年不回家了!”
“啧,去年不是都说了有急事吗……不说这事了啊!我最喜欢你行了吧!”

“……”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哥最喜欢你!其他的什么人都不重要,今年我就回去看你!”
“……”
“怎么样,知道我的真心之后要不要嫁给我啊?”
“……你说真的?!”
“……当然了!哥还会骗你?!”
“……(模糊不清的)”
“什么?”
“……没什么。没事的话我挂了!”
“诶?!等……”


叶秋阴着脸听完这段音频,看着标题上那个大大的“开玩笑”三个字,突然觉得这几个平凡而熟悉的字眼如此的讨人厌。

只是开玩笑啊。

叶秋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没关系的,你早就已经听出来他是开玩笑的,叶修这么做只是为了看他愚蠢的表现而已。不用在意。

不用在意。

怎么做得到!
叶秋捂着脸,努力的闭着眼睛,不让眼泪留下来。

他知道叶修有自己的追求,所以当初叶修回家拿他的身份证的时候,他明明醒着,却只能装作睡着,怕自己一上前搭话,就会激动的控制不住音量吵醒爸妈,让叶修不能再实现自己的梦想。
他只能在叶修翻窗户走后,悄无声息的睁开眼睛,穿上拖鞋趴在窗边,呆呆的看着叶修离去的背影。

他知道叶修走后家里的事情就只能自己独自一人承担,但他不能退缩了,爸妈不会允许他也离家出走。

辛苦这么多年,为了谁?

叶秋迷茫的想。

是叶修。

他不能让叶修知道自己这份禁忌的感情,只能深埋在心里,转变成无数的付出,为了让叶修看到他,看到他的努力。
他不想让叶修讨厌他。
他以为——

叶修终于知道了他的感情。
叶修终于明白了他的努力。
叶修终于接受了他。

事实?——

只是自欺欺人啊。
全部都是假的。
谎言。

叶秋放下捂着脸的手,篡成拳头,眼睛里布满着红血丝和令人吃惊的坚定。
他做出了决定。


“卧槽,这是谁干的!?”
叶修坐在寝室里看着“荣耀”首页的推荐视频——【告白向】室友向弟弟开玩笑的告白后……

室友?!

叶修看看皱着眉头想,韩文清和孙哲平都不是会干这么过分的事情的人,那么只有最后一个人选了。

“室游,我说你……”

“叶神怎么了!!!!”叶修还没说完,室游就从不知道哪个地方窜了出来,两眼放光。
在看到叶修电脑上的显示网页后脸色骤变,咽了口唾沫,往后退了几步,没立刻跑走,却也声音小了一点,“那个……叶神……有什么事吗?”

叶修眯着眼睛看着明显一副做贼心虚的室游,也不怕室游跑了,随意的转头看着网页,“室游,你动我手机了?”

“那个!叶神!你听我解释!!”室游听着音响里传出叶修和叶秋的声音,冷汗不知不觉的就爬满了满脸。

“我听着呢,你说吧。”叶修一副不瘟不火的样子,手底下操控着鼠标滚轮查看评论。

“就是……那个……”室游局促不安的看着叶修的侧脸,“那个……叶神!!这个音频确实是我传到网上去的!要杀要剐随便你!!!!!!!”

叶修略有些惊诧于室游的直白,不过这也确实是他想要的,“我说室游啊,这次你做的太不厚道了啊!让我弟弟听到了这段音频怎么办,哥平时也待你不薄啊做这事干嘛啊!”

“_(:_」∠)_”室游一脸的生无可恋,心里想妈蛋叶神我只是觉得略有点儿好玩啊没想到竟然变成了这等让人心醉的事态,“嘤嘤嘤叶神都是我的错我一定痛改前非你这次就原谅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叶修看室游一个大男人哭的嘤嘤嘤的就一阵恶寒,拿起一根棒棒糖就塞到室游嘴里,“你是女孩子吗哭成那样子,又不是很重要的事情至于吗,行行行哥原谅你了,你去给哥上课去吧”

“蒸的?!”室游顿时又活跃了起来,却因为嘴里叼着棒棒糖口齿有些不清。

叶修嘲讽一笑,揉乱室游的头发,“我还煮的呢,棒棒糖都堵不住你的嘴,快去上课去。”

“是!”

室游舔了舔嘴唇,感觉还是有点儿紧张,没想到这么容易就糊弄过去了,不过这下子就可以隐瞒下来谁是罪魁祸首了吧。
室游感觉左拥右抱的美好的幸福生活在朝他招手,他飘飘然的打开门,然后看到了一张和叶修同样的脸。

什么情况?!
室游看着眼前的人穿着西服,眼睛里布满着血丝,惊出了一身冷汗,然后才反应过来这是叶修的双胞胎弟弟叶秋。

叶秋正微微喘着气,用一种让人看不懂的眼神看着室游,然后他静静的开口问道,“叶修在吗?”

“叶修前辈他在,你——”

室游眼睁睁的看着叶秋听到了这话后定住了身形,身上爆发出一股无法言说的气息,然后叶秋似是一步一定的走过室游身旁,在室游直勾勾的注视下“啪”的关上了门,差点拍到室游的鼻子。

室游这才回过神来,讪讪的摸了摸鼻子,心里想着让他们兄弟俩自己去解决吧,然后飞似的离开了宿舍门口。
说笑呢吧!叶秋那气息,说不定韩文清站在那儿都略输一筹呢!室游哪敢正面对上。他只能在心中祈祷叶修不会死。

“室游你怎么又回来了,你不是去上课了吗。”
叶修坐在电脑前,左手手掌托着下巴,左手手肘撑在桌子上,右手不断的在操作着鼠标。

“叶修。”

意料之外的声音让叶修整个身子都僵了僵,随后发出一声叹息,“唉,笨蛋弟弟你怎么来了啊。”

“……”

叶秋沉默着接近叶修,叶修下意识的向后挪了挪。

“你在躲着我吗,哥哥。”
叶秋注意到了叶修的动作,没再向前,而是直起腰,问出了这句话。

也许这不该用问句,因为叶秋根本没有询问的意思,他已经确定了问题的答案。
是的,下意识的动作让叶秋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然后又放在了冰窖里一样。他动了动僵硬手指尖,感觉到的是一片冰凉,他看着有些呆楞的叶修,又说了一遍,用的是陈述句。

“你在躲着我,哥哥。”

“哪能啊。”叶修不自然的笑了笑,“好久没听见你叫哥哥而不是混帐哥哥了啊有点儿激动。”
叶修挪挪椅子,又挪到了一个离叶秋不远不近的距离。

确实,自从叶修八岁之后就再也没听到过叶秋叫他哥哥了,每次叶秋不是直呼他的名字就是叫混帐哥哥。

“叶修。”叶秋沉默了一阵子,突然开口叫了叶修的名字,然后也不等叶修问什么事,就自顾自的说了起来,“还记得八岁的时候我们被绑架的事情吗?估计你已经忘得差不多了。那只是一次小小的绑架,绑匪还没来得及打电话勒索爸妈,就被警察抓到了。”

对啊,是那件事。

叶修不记得被绑架的细节了,但对于两个人跑出去玩,他有着清晰的记忆。

当时叶修和叶秋都才八岁,两人都特别调皮捣蛋,有次趁着家里的女佣不注意,跑到外面去玩了。

叶家的别墅是建在郊外的,跑出去也是一片茫茫,叶修和叶秋跑的累了,也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就坐在草丛里休息。

柔软的天然草丛不像是人工草丛那么僵硬,有一个小指头长的草布满了草地,微风吹过,“飒飒”的声音就不绝于耳。

叶秋在草丛上打滚,弄得满身都是碎草和泥土。
“蠢弟弟你那是什么姿势。”叶修看着叶秋,一脸憋笑的样子。

叶秋被笑的忍无可忍,便一把拉住叶修的手腕,硬拽叶修躺下了,两个人并排躺在草丛上,看着云和太阳一点一点的移动。

“蠢弟弟你在想什么。”
“啊……我觉得我们该回家了,爸妈会担心的吧!小刘估计都已经被骂死了。”
“回什么啊!你找的着路?”
“……找不到”
“唉我就说嘛!”
“……”
“下次还来玩吗?”
“……”

许久得不到回答的叶修扭过头看着叶秋,看到的是已经闭上的眼睛和轻轻颤动的睫毛。

“睡着了啊……”
“……”
“蠢弟弟下次不和你出来玩了……诶呦睡的真死。”

叶修看着叶秋的睡颜,叹了口气,鼓起脸,背起了喃喃自语说着梦话的叶秋,在四周茫茫的草丛中,寻找一条回家的路。

“哥哥……长大了就是我保护你了……我们一定要生活的很幸福啊……”

叶修的脚步顿了一顿,嘴角却微微扬起。
“这小子……梦里都在梦到什么呢!”

后来叶修和叶秋就遇到了绑匪,再后来,度过风波后,叶秋再也没叫过哥哥了。当然叶修也不会知道叶秋刚被他放在背上就醒了,叶秋说的根本就不是梦话。




“我还记得。”叶修迎着叶秋的目光,发现自己的弟弟已经长到了这么高,再也不是记忆里的那个小团子了。

叶秋不再站着,他一下子就坐在叶修的床上对叶修说:“那么你记得,我说我要保护你吗?那个,不是玩笑,不是梦话,我说的是发自肺腑的话。”

“叶修,你从来就没有了解过我,在你的心中,总是梦想比较重要。在我心中,最重要的是你,所以你几次回家我都当做没看到,就是为了让你实现你的梦想,尽早回家。而不是扯淡的什么我也想去离家出走。”

“你有三个责任,叶修,哥哥,儿子。你只是选择了叶修,儿子,呵呵,也许儿子你也是选择了一半,整整五年,爸妈那是吃不好睡不好,我甚至有些后悔我当初为什么要放你离开,为什么不留下你,为什么不告诉爸妈。但是这已经成事实了。”

“五年了,你除了三年前回家一趟拿了身份证,再前面,你几次回家拿了行李还有衣服之类的东西。除了这,我再就没见过你,没听过你的声音,爸妈更是五年没见一次”

“你真是好狠的心啊,哥,哥。”
这些话从叶秋的嘴里一字一字的蹦出,每一个字都像是敲打在叶修的心上。

死一样的寂静蔓延在整个宿舍中,没人动,没人说话。

叶修摸出了一根烟,点上,烟雾越飞越高,就像是小时候玩的气球,飞在天空中,却在几天后发现落在了荒野里。



叶修回家了。

他知道他不是一个好孩子,一声不响的离家出走了五年,任何一个父母,在发现自己的孩子不见了的时候,即使知道他是安全的,也不由自主的会担心。

叶修回家的时候,她的母亲正在炒菜,看到兄弟二人的时候锅铲啪的掉在了锅里,掉着眼泪拥抱二人。他的父亲扭过头去,那是在忍着自己的眼泪。

叶修觉得自己是一个混蛋。

他遵从了父母的所有请求,大学毕业后和叶秋一起管理着公司,娶了母亲给他找的一个门当户对的贤妻良母,生了一对双胞胎。而叶秋则是终生未娶,大家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真的很幸福。

幸福吗?


—tbc—



抱歉我写这些东西类似于吐黑泥了吧,本来是想写欢脱向的,但是开文的那天心情不爽,今天事也是非常多,烦躁之余也是感到我前半部分人生过的没意义什么的。

想要来找我谈人生就尽管来吧。

评论(10)
热度(45)
金是我的宝物૧(●´৺`●)૭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