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

【all叶】永生 惨死的少女【黄叶篇】part.1

 

“别走好不好,别走好不好。”

 

黄少天的手紧紧地扒住玻璃,冷眼看着所谓的自己的女朋友抓住别的男人的胳膊哭诉着,似乎和上午呵责他的不是一个人。

 

“你别走,我求求你了,你让我干什么都好。”女士泪流满面的样子很丑,但是通常都会打动男人的心。但那个男人如同木桩一样依旧定定的站在那儿,黄少天看到这个男人扬起一抹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而后狠狠的推开了女孩子。

 

这个男人长了一张娃娃脸,他歪着头,鼓起脸的样子十分可爱,可是从他嘴里吐出的话却如同尖刀一般刻在女人的心中,“你还不明白吗?我只是玩玩而已的。你不是有男朋友了吗——”

 

“不!不!我没有!”女人瞪大眼睛,涕泪流了满脸,男人看不惯她这个样子,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方巾递给女人。

 

“唉,我不得的不承认,你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玩物,但是也仅仅只是玩物哦。因为——”

男人退出好远,抬起头,微笑的看着黄少天这边,还挥了挥手。下一秒,黄少天就看到刚才还在不断哭泣的女孩子从脚尖一点一点的化为血水,先是小腿,大腿,然后是双手,双臂,然后是整个身体,后来她的眼球一颗一颗的掉了下来,掉落在身体化为的血水中,发出“刺啦”的一声响,然后烟消云散。徒留下空洞的头颅,似乎还活着一样,从嘴里发出凄惨的叫声。

 

少女凄凌的尖叫响彻云霄,周围经过的人似乎都什么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一样,没有任何一个人向这里投入一丝目光。

黄少天应该恐惧的,不管任何人看到这一幕都应该恐惧,可是他没有,就像是被蛊惑了一般,他依旧站在窗口,任由女孩的惨叫继续下去。

啊,她死了。

黄少天眨了眨眼,他以为自己至少会流出眼泪的。

 

男人就在不远处,向他招着手,还在对他做着口型。

嗯?那是什么?

 

黄少天眯着眼睛,仔细的辨认了一下,看懂了男人说的话。

下一个,就轮到你了哟。

 

 

 

黄少天发抖的缩在被窝里,在梦中没有感受到的恐惧,在现实中全都反应了出来,化为血水最后只剩下一颗头颅的全过程一遍又一遍的在他眼前出现,恐惧和恶心交织在一起,使得他飞快的跑向厕所,剧烈的呕吐了起来。

 

“我说……黄少这是怎么了……?”郑轩咽了口唾沫,问他的最佳搭档于峰,于峰也是睡得朦胧,就被黄少天一声尖叫吵醒,他摇摇头,说:“我怎么知道……”

 

喻文州早就从床上起来了,他这会正靠着柜子,听着洗手间里的呕吐声,再联系之前黄少天的尖叫,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我在这里看着少天,你们两个去睡觉吧。”

 

听着喻文州的声音,郑轩和于峰像是受到了什么魔法的洗礼一般,奇迹般的平静了下来。像是被催眠一样轻飘飘的走到了各自的床铺上。

 

过了一会,厕所里传来水声,黄少天脸色苍白的走了出来。

 

“少天,做恶梦了?”喻文州皱着眉头看着黄少天这个样子,看着黄少天一遍一遍的擦拭着双手。

“……”黄少天想着刚才那个梦,喉咙又开始泛酸。他点点头,回到了自己的床铺上。

 

喻文州叹口气,从黄少天的对他的催眠的反应和他身上缭绕的黑气来看,这事情是喻文州无法解决的,他从抽屉里摸出一张名片,递给黄少天。

“部长……这是什么?”黄少天伸手接过,看清了那是一张普普通通的名片,上面用潦草歪扭的字写着一个地址。

 

“是我的一个故人,”喻文州说道,像是在回忆某件久远的事情和某个久违的人,“你应该去那里看看的。”

 

你应该去那里看看。

你应该去那里看看。

你应该去那里看看。

 

这句话莫名的牢牢的印在了黄少天的脑子里,他没再想那个梦的内容,只是手里紧紧的攥着那张名片,像是攥着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而后沉沉睡去。

 

一夜无梦。

 

“We should go to school……”

英语老师的声音在像是在黄少天的耳畔响起的一样,无比的清晰,却又无比的遥远。

 

昨天晚上的那个噩梦把黄少天害惨了,虽然后来他并没有做噩梦,但是他现在却还是在瞌睡中度过。

黄少天张开嘴,又打了一个哈欠,睡眼朦胧的趴在桌子上,却又完全不敢睡,害怕睡着后再次梦到那个场景。

 

“我说黄少……你实在撑不下去了就睡吧……”郑轩坐在黄少天身边,实在看不下去了,出声提醒黄少天,“没关系的,老师又不管,你看教室里都睡倒一大片了。”

 

黄少天摇摇头,没说自己不睡的真实原因,他只是又打了一个哈欠,继续趴在桌子上。

 

 

“黄少天,你女朋友来找你了~”在下课的一片嘈杂中,黄少天清晰的听到了这个声音,可是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没有发现任何人在叫他,他往教室后面一看,那个自己在梦中已经死去的女朋友微笑的站在那里,似乎是刚才来。

“少——”女朋友的微笑凝固了,因为她的身体从小腿部分不见了,女朋友没有尖叫,她只是仍旧保持着自己的微笑,伸着双手,艰难的爬着进了教室,血顺着她爬着的路径蜿蜒而下。

 

“少天,我美吗?”当她爬到黄少天的座位旁的时候,她已经没有了下半身,而后——“砰”的一声,黄少天的女朋友,歪着头,保持着微笑的姿态——爆炸了。

 

血溅了黄少天一身,他颤抖着手摸向自己的脸,然后放在眼前——他从手中的血液中,似乎看到了女朋友的那个微笑。

 

 

“黄少天!!!!!!!!!”

老师愤怒的声音从他的耳边炸开,他才发现他只是不小心睡着了,他瞪大双眼,瞳孔缩成小小的一点,梦中的一幕涌入心头,让他捂着嘴跑到了厕所里。

 

结果自然是黄少天被叫到办公室里,被老师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

 

“黄少天,你最近精神很不好,你要知道,在我们这种紧要关头!可容不得你这么胡来了!如果你再这样,我只能把你调走了!”老师的声音带着高高在上。

不知道怎么的,黄少天突然觉得很累,草草的应付了老师,就请假回宿舍了。

 

可是他不敢睡觉,他只是遵从着恐惧的本能,裹紧被子躺在床上。

 

你应该去那里看看。

喻文州昨夜的声音又一次涌入他的脑海里,黄少天从枕头底下摸出了那张名片,握在手中。

 

“有人吗?”

黄少天在看到这个店铺的时候就觉得自己被心脏的部长骗了,如果真的是能帮他的,不应该是哪个荒郊野岭的豪华房子吗?为什么是地处黄金地段的不起眼的小商店。

 

黄少天抬头看见的,是大大的用黑色的毛笔写下“兴欣”两字的木牌,面前就是透明的玻璃柜,黄少天可以看到里面全都是用纸做成的纸花,甚至在玻璃柜上还有几个用纸扎成的小人,似乎在盯着他一样。

 

黄少天莫名的打了个冷颤,他现在才开始正式的审视这个不同寻常的店面。

 

一个开在黄金地段的名叫“兴欣”的寿衣店。

 

“什么事啊?”

未见其人,便闻其声。

这声音很是懒散,似乎是随意问的,没有店家欢迎客人的谄媚,也没有烦躁的刻意冷淡,仿佛黄少天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在路上向他问路的人。

 

黄少天莫名的被这个声音所吸引,他失去了礼貌似的掀开了内间的帘子,映入眼帘的先是一缕缕青烟。

 

在烟雾缭绕中,黄少天看见一个懒散的青年身穿一件古装外袍,露出了苍白的胸膛,白皙完美修长的手指一根根搭在烟斗上,青年大概二三十岁,他脸上的表情被烟雾笼罩,显得若隐若现。

黄少天不自觉的吞了口口水。

 

青年看着黄少天,突然轻笑了起来,随后演变成大笑,黄少天呆呆的站在门口,保持着掀开帘子的姿势,等着青年笑完。

“抱,抱歉,哈啊……”青年毫无形象的抱着肚子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我只是……好久没有见到……哈……像你这样的人了。”

 

要是换了其他人,黄少天早就一巴掌糊上去了,但是对于这个青年,他能感到的只有平静和安宁,没有被笑的恼火,似乎在这家店里,他什么都不用担心。

青年深吸了一口气,缓和了下来,他猛吸了一口烟,轻轻的吐出一缕缕烟圈。

 

“黄少天,对吧。”

黄少天点点头,他觉得不对劲,因为以前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却觉得这个人身上的气息是为他所喜的,是熟悉的。青年知道他的名字——

 

“你好,我是叶修,如你所见,是这家店的店主。”叶修把手肘搭在桌子上,用手掌拖住下巴,翘着二郎腿,就像和一个熟人说话一样懒散地对黄少天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笑吗?”

 

黄少天很想说出一长段话来表示自己根本不知道以及为什么不知道和为什么青年要笑,但是他只能感到自己闭上了嘴,轻轻摇了摇头。

 

“很久没看到你这样沉默了。”叶修笑了笑,说,“因为,你快要死了。”

 

你快要死了。

 

这句话带给黄少天的冲击不是一点半点,甚至,他忽略了叶修前面的那句。他的脑海里只是循环着这句话。

 

我要死了吗?

黄少天张了张嘴,他想说“你大爷的你个骗子,老子可是要长命百岁的人啊,怎么可能会在这种花季的年龄死去,说吧你是哪儿个逗比派来的骗子,老子可不会被你们骗到。”但是这话就像是一个鱼刺一样,死死的卡住了喉咙,他丝毫的声音都发不出来。

 

“你早就被恶灵缠身了,没有发现吗?果然还是警惕心变低了。”叶修丝毫不着急,他好像说的并不是一个生命,而是一个和他没有丝毫关系的物品。是的,物品。

 

黄少天没有问自己为什么会被恶灵缠身,这些梦境,都在昭示着什么,他已经被折腾的神经衰弱。他无法质疑叶修说出的话,不管是从一种事实角度,还是从他自己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我该怎么活下去。”

 

叶修轻轻舔了舔嘴唇,凑到黄少天面前,用唇轻轻碰了碰黄少天的唇,然后舌尖探入了黄少天的嘴里,黄少天在一瞬间像是明白了什么,他也同样的伸出舌头,和叶修激烈的舌吻起来。黄少天可以感觉得到叶修嘴里香烟那淡淡的苦味。

 

一吻结束,叶修反倒是大口喘气的一方,黄少天比起消耗体能,更像是从叶修身上获取了体能一般,丝毫没觉得累。

 

叶修摸到烟斗,拿起来,吸了一口烟。

 “我说少天啊,你都没有一点的戒心吗?尤其是面对我这种今天第一次见到陌生人。”

 

“叶修,我以前是不是见过你。”黄少天摸摸嘴唇,第一次和男性的接吻,却没让他觉得那么的难以接受,反而是有种怀念的感觉……到底是为什么呢?

“一切都是必然的啊……”叶修没有正面回答黄少天的问题,反倒是说了一句八竿子打不着的话语,“如果命运注定你会知道,那么你就必然会知道,反之则是不能,所以我不能泄露天机啊。”

 

怎么会。

黄少天心里在大吼,吐槽的话一段接着一段的刷了心里的屏,他怎么看叶修都是在享受着捉弄他的过程。

 

捉弄?

黄少天突然如遭雷劈,他僵住了,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直觉告诉他,他似乎抓住了重点。

“叶修,你告诉我,我现在还有生命危险吗!”他敏锐的感觉得到刚才的那个深吻和他的生命安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他能感到叶修似乎在吻的过程中传递过来了一种能量,到底是什么,不知道。

 

“唉,还真敏锐,不愧是机会主义者。”叶修叹了口气,“你那是缺少阳气了,你的女朋友,怕是很早之前就已经不是人了。”

 

黄少天紧咬着牙齿,他确实不喜欢自己的那个女朋友,可是这不代表这个女朋友就可以肆意的玩弄他的生命!

他似乎听到了女人的笑声,还有轻轻吹在他耳边的气息:“少天,陪我啊。”

 

叶修并不紧张,他轻轻的吐出了烟圈,嘴里嘟囔了什么,黄少天就感觉自己背后一轻,全身都暖和了起来。

 

“少天啊……看来你还真是要在我这店里住一段时间了。啧啧啧,真是不想让你这个话唠呆在这里祸害我们的大好青年……唉,算了,毕竟关乎你的生命啊。”

叶修看起来极其不情愿,最终他还是拿出了一条长长的项链,亲自为黄少天戴上了,他靠近黄少天的时候,黄少天又一次闻到了他身上的味道——那是烟草和香混合的味道。黄少天莫名其妙的脸红起来,丝毫不知道自己随后的所有命运。

 

—TBC—


评论(24)
热度(80)
金是我的宝物૧(●´৺`●)૭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