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

【all叶】永生 黄叶篇——惨死的少女 part.2

黄少天搬出了学校宿舍。

 

当他向学校申请的时候,学生会的的会长惊诧的看了他一眼,随即露出了了然又猥琐的笑容。

“少天啊,同是男人,我知道你和你女朋友亲,也知道你想干嘛,在学校宿舍确实是很不方便啊!唉羡慕死你了!没关系,这事肯定包在哥们我身上,保准你拿到批准!”

 

黄少天听到这话就知道学生会长肯定是误会了,而且还误会的彻底,这猜测根本就是与事实相反了,他哪里是搬出去和女朋友双宿双飞,过逍遥自在而且性福的生活去,分明是躲他那个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的女朋友去了啊。

这事毕竟解释起来挺麻烦,而且就算说了,这学生会长也不一定会相信啊!说不定这到手的批准的手续就这么飞走了。

 

所以黄少天嘴角抽动了几下,“啪”的一下拍着学生会长的肩膀,像是托付什么重任一样的沉着嗓子,用严肃的表情和语气说:“兄弟啊!这事就交给你了!我黄少天今后的幸福生活都掌握在你手里了!这事千万要办妥啊!不办妥咱们就没法好好的玩耍了!”

确实是今后的幸福生活,黄少天心里苦笑,妈蛋不是和这个死鬼女朋友的幸福,是关乎自己生命的幸福啊。

学生会长朝他竖起大拇指,眼神亮的都快冒出星星来了。他拍着胸膛,裂开嘴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

 

当天下午学生会长就找到了黄少天,拿出了印着学校批准章子的批准证,展现了他那堪比火箭一般满点的行动力。

“少天,你以后就搬出去住了?”黄少天正收拾着行李,温润的声音划破了房间的寂静。

喻文州背着光站在门口,微微靠着门框,他微笑着说道。黄少天突然感受到自己的背后一阵莫名的发凉。

“是……是啊,”黄少天咽了咽唾沫,他的直觉告诉他喻文州这会心情十分的不好,“就是搬到部长你给我的那张名片的那个地方——叫“兴欣”的那个寿衣店里,那家店主的老板是一个叫做叶修的青年。部长你应该见过他的吧……我也感觉莫名的熟悉,我之前有没有见过他那?叶修真是太神了,我回来之后也再也没做过噩梦了。对了叶修长得还挺好看的,部长你应该和他关系很好吧?你觉得他怎么样?我觉得……”

 

“少天,”喻文州微笑着打断了黄少天的话,在黄少天不明所以的情况下一把按住黄少天的头就往键盘上脸滚键盘,“少天,你真是太吵了,说话就应该少说点。”

黄少天搬进“兴欣”这件事让他本来心里就不爽,但这好歹也是关乎黄少天生命的事,他忍一忍也就过去了。可是这会,黄少天又在锲而不舍的作死,尤其是后半段,在喻文州听来简直是赤裸裸的炫耀啊!是可忍孰不可忍!喻文州的背后冒出黑气,可是他却还在微笑着。看来要抽时间去一趟“兴欣”了,也免得自己和叶修生分。更重要的是……阻止黄少天和叶修关系太近!

喻文州这样想的时候,丝毫没有注意到黄少天在他的掌下艰难的吐字:“部……长……脸……”当然也有可能是听见了装作没听见呢^ _^

 

 

黄金路段不愧是黄金路段,即使到了夜晚十一点多也依旧是白天那种熙熙攘攘,吵吵闹闹的样子,并且没有一点将要冷清下去的迹象。黄少天很容易的就从一堆装修的华丽而又高大上的房子中找出最最不起眼的,同样也是最最引人注目的那个。

 

黄少天背着单肩包刚刚踏进门,就看到坐在玻璃柜后面的穿着黑色外套的少年把注意力从手上的手机移开,抬起头看了黄少天一眼。

“你就是黄少天?”少年微微抿着唇,似乎心情十分不好的问着黄少天。

黄少天是第一次见这位少年,不过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位少年和叶修绝对脱不了干系。他用不热情也不冷漠的声音“嗯”了一声,也没问这位少年的名字,潜意识中,他不太想和这位少年过多的打交道。

 

“……他今天不在,你和我来吧。”少年别过头,把手机塞进裤兜里,转身站起来撩开帘子进入了内间。黄少天的脑子转的飞快,只几秒就意识到这位少年说的“他”就是叶修。他稍微迟疑了一下,就跟上了少年的脚步。

不管怎么样,叶修应该是不会害他的。

黄少天还没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对刚刚才见过一面的叶修就有了如此大的信任。

 

内间黄少天已经来过一次了,这地方不算小,却大多都摆上了花圈、纸鹤、纸房子这类的东西,除了这便只见到一个竹制的躺椅和一个木制的大衣柜,还有就是正对着内间的入口,挂在墙上的那面大大的镜子。

内间里烟雾缭绕,满是叶修抽烟留下的烟味,黄少天却没觉得呛,反而觉得……充满了力量?

 

少年站在那面大大的镜子前,黄少天也没看见他做了什么,那挂在墙上的大镜子就那么突然的泛起一阵波动,就好像这不是一面镜子,而是水面似的。这面如水般的镜子在不断的泛起波纹的同时也愈发的透明了,黄少天也已经能够清晰地看到镜子——不,也许现在称之为快消失的透明的玻璃会更合适——后面的那紫色檀木制的,长长的通道。

 

果然过了一小会,这面奇异的镜子已经彻底的消失了踪影,只剩下面前那长长的隧道,眼前黑漆漆的一片,却没有让黄少天有丝毫的不安全感。少年似是习以为常,不慌不忙的慢慢走,随着他的走动,走廊隧道上挂着的古朴油灯一盏一盏的亮了起来。

 

黄少天完全不觉得惊异,他似乎是从哪里见过这样的场景,朦朦胧胧的,前面有个穿着青色外衫的人领路。那个领路人转过头来,脸也完全看不清,不知道是怎样的声音,只知道他叫了黄少天的名字。

是梦中所见吗?

 

隧道并不很长,仅仅是走了两三分钟后,就到了尽头。像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一样。

 

出现在黄少天面前的是一座烟雾缭绕的城池,不知从哪里来的光线,天大亮,可以看得清湛蓝的天空,如同被水洗过一样透亮,晴朗无云,却唯独不见太阳。刚刚踏入这犹如仙境一般的地方,就感觉到一阵清风扑来,让黄少天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少年撇了一眼黄少天,在发现黄少天在看到这座如谪仙居住的城池的时候并没有多大的反应的时候,眼睛里闪过一丝异光,皱了皱眉头。

他哪知道黄少天不是不惊讶,而是惊讶的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了,作为被称为“最完美的机会主义者”的人,黄少天表示他条件反射就是这样的,如果自己还没反应过来,那么自己的身体早已经步入了正规。

 

“哟,这不是少天吗?!”黄少天刚刚反应过来自己身处什么位置的时候,就听见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他猛地抬起头,果真看到了那个失去了踪迹好久的人。

“魏老大?”黄少天吃惊的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青年,不是已经失去联系一年的他们曾经的部长魏琛又是谁?

少年再次抿唇,似乎是想着魏琛来了黄少天也就不需要他的带路了,随即便走的干脆利落。

 

黄少天从魏琛的口中得知这里其实才是真正的“兴欣”。

“兴欣”是一个组织的名字,似乎是有人管辖的,魏琛“透露”到这的时候态度明显变得不想说,磨磨蹭蹭的透露了点消息,然后就刻意的绕过了这个话题去说下一个话题,这“兴欣”到底是干什么的。

从叶修对于缠身黄少天的那个女鬼那么有办法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地方其实就是个捉鬼的,不过做的事情要比捉鬼多得多得多罢了,具体是干什么的魏琛同样是一句话带过,态度模模糊糊,黄少天也知道自己这机会主义者的性格在魏琛身上是不起什么作用的,于是仅仅是抓住了魏琛透露的消息的重点。

刚才给黄少天带路的那个少年名叫莫凡,比黄少天还要小一岁,却已经是合格的“兴欣”的一员了,听魏琛说这里似乎还有其他的比莫凡的年纪还要小的人。越听魏琛说,黄少天就越情不自禁的对这个“兴欣”产生了兴趣,而且随着知道的越来越多,不知道的同样越来越多,他的兴趣也越来越大。

 

“老板娘,这就是黄少天。”黄少天看见魏琛把烟点上,然后吞云吐雾。

魏琛和叶修抽的完全不是一类的烟,魏琛是商店里买的,现代气息浓厚,闻着也十分的呛鼻,不像叶修用旧式的烟斗抽出来那种飘渺的感觉和淡淡的味道。

 

面前是一位穿着凸显现代风格T恤和牛仔裤,梳着马尾辫的二三十岁的女孩子,看到魏琛和黄少天之后愣了一下,然后简单的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陈果。”

 

这个名叫陈果的老板娘接手了魏琛的任务,亲自带着黄少天,这位以后将要在这里不知住多久的人参观这座城池。

这座城原来叫上林苑啊……好土的名字。黄少天习惯性的在心里吐槽,这种没礼貌的话他怎么可能说得出口,也只能放在心里自娱自乐一会。

而他们在走遍每个角落的时候遇见的每个人,无一例外……全部都穿着与外面常人无异的衣服。你们好歹也穿个古装啊!

黄少天老早就想吐槽这里的人,明明住着这样古风十足,仙意飘渺的房子,却除了叶修,几乎都穿着现代化的着装,当然他是不会知道,那天叶修是早早的预料到他会来,偶尔性质一发才穿了那件“兴欣”的制服,当然仅仅穿了外套罢了。

 

天渐渐黑了下来,黄少天一看表,诶哟,都七点多了,走进陈果刚刚指出的他的卧室,把东西一放就来到所谓的餐厅聚餐。

叶修已经面含笑容的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黄少天看到他穿的已经不是那件露骨的青衫了,而是……宽宽松松的白色T恤,宽宽松松的淡棕色大短裤和一双凉拖。烟却是没换,还是拿着那个烟斗,一身装扮给人的感觉真是不能再怪异了。黄少天泪流满面的觉得这个城里面的最后一个正常人也沦陷了。

 

吃饭的时候,黄少天就坐在叶修的旁边,他先是用三百字表示了自己对于城里面的人穿现代化衣服的吐槽当做开头,然后用三千字表示了叶修的这一身的怪异和对叶修品味的质疑。

对此,叶修吸了一口烟,漫不经心的说:“少天你能把嘴闭上吗,耳朵都要被你的唾沫星子淹了,还让不让人吃饭了。”

 

这便是一部正常剧的开始。

 

—TBC—




太久没更了,实在是没时间,上电脑看看视频下点小说聊个天基本上三个小时就没了,今天写作业写到凌晨三点就是为了中午能上电脑更个文,实在太愧疚了。看我多勤奋快表扬我【bu

这个设定……表示我已经快疯了,虽然加上黄叶篇,这个系列我已经构思了五篇了,可是……妈蛋不好写啊

最后大家要注意保暖哦,最近天气变得好冷好冷,不得不带围巾了啦。这会手也好冷……

评论(8)
热度(36)
金是我的宝物૧(●´৺`●)૭

关注的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