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天

【秋木苏x叶修】林夕

♬本来是稿子,但是被打回来了,问了问主催可以发出来,就发出来了【也省的我打更新】【不】

♬私心蹭all叶tag……


汽车站,人群熙熙攘攘,一个挤着一个,就连出车站都很困难。

叶修看着手里提着的包,再看看拥挤的人群,突然有种不想回家过年了的想法。但是如果就这样回去,叶秋肯定会杀了他的吧。他只好认命的抱紧包,在人群中努力的想钻出去。


“诶等等这位小哥先把车票给我!!!”售票员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叶修捂着额头回头,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忘记了买票。居然忘记了买票!!他绝对是被人群挤昏了头才会忘记买票就跑进车里了。

“这位……小姐,”叶修斟酌着用词,“你看这……现在车站这么挤,我好不容易才挤进来,给个方便补个票呗。”不是他耍赖皮,只是想想自己要再挤一次去排队买车票然后又要再挤一次过来上车他就觉得生无可恋。


售票员是个可爱的女孩子,看着很年轻,估摸着才二十二、三岁。她犹豫了一会,似乎是真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下再去挤过来挤过去太残忍了,也是觉得人艰不拆,轻声问了司机几句,对叶修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啊!得救了!叶修感觉现在自己都快感动的哭出来了,连忙掏钱补了票,对售票员连声道谢。


车上空位不多,叶修随便找了个位置,把包放在车顶上就坐下来,刚刚摸出烟盒,就看见前面那个带孩子的女人瞅了他几眼,他的动作顿了一下,终究是把烟又放回了裤兜里。


也没等多久,“嘟嘟嘟”的声音就已经在叶修耳边响起,汽车已经启动了。他拨开蓝色的窗帘,并没有阳光,一片如墨般黑沉沉的乌云飘了过来,把阳光挡住了,抬头望去,怎么也望不到头,空中都弥漫着闷热的味道,像是下一秒就会有闪电和雷声的出现,似乎是要下雨了。

下雨又怎么样,叶修不以为然的把窗帘又放下,靠在车厢上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轰隆隆的雷声和雨滴砸到车窗上的声音使得叶修醒来了,旁边座位上坐着的女孩子早就已经换了人,一个穿着短袖的高大帅气的男人代替了她,正在座位上沉沉的睡着,叶修刚看了几眼脸上就满是黑线。

秋木苏这家伙啊。


秋木苏,叶修的现任男友。叶修这次出门秋木苏虽然知道,但是由于工作问题实在是脱不开身,只能一脸委屈的看着叶修,没法说出什么一同来的话。这工作做完的也太快了点吧?叶修不怀疑秋木苏骗他,他知道秋木苏能为了他干出什么来,而且秋木苏对于工作也十分有责任心。那么这次工作能如同打了鸡血一样这么快做完,只有可能是熬夜做了工作,然后打了的再一路狂奔半途上车的。


正想着,叶修发现秋木苏的头动了动,然后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叶修帮秋木苏揉了揉脖子,然后就啧啧两声,直直的盯着秋木苏看,盯得秋木苏浑身不自在。

“我头发没有整理好?”秋木苏摸摸头发,感觉明明很整齐的。

“我在想你今天跑过来是不是很累。”明明很温暖的一句话,配上叶修那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就让人觉得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了。秋木苏似乎醒悟了什么一样,左瞧瞧右看看,确认车上的人都没注意这里后,探下身子亲了叶修一口,然后压低声音说:“虽然你父母和弟弟已经知道我了,可是我们还没有见过面啊,这次是个机会啊!要是错过了要好长时间呢!”

叶修无意识的就想摸烟盒,可是想想还在车上又把手缩了回来,秋木苏看着他的表情就知道他烟瘾犯了,于是秋木苏笑着,从兜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拆开外包装递给叶修。叶修接过就塞进嘴里,他迷迷糊糊的摇了摇头,含糊不清的说了几个字。

“什么?”秋木苏没听清,只好重问一遍,可惜叶修已经摆了摆手,示意没什么了。

不过根据字数,秋木苏猜那估计是在说:“居然是草莓味的。”


“唉,你不用这么赶啊,想和我一起来可以下次嘛,我还准备你这次来不了,过几天你不忙了再领你来,丑媳妇总要见公婆的。”叶修含着棒棒糖尽量清晰的说话,他揉揉秋木苏的头发,在秋木苏一脸‘别闹了’的宠溺样子下抽动眉毛继续吃着棒棒糖。

秋木苏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嗯……这还真是呢,不过我都赶上这趟车了,你总不可能现在让我下去吧。没事,刚才睡觉已经睡够了!”


叶修看看巴士最前面的时钟,才意识到自己已经睡了四个小时,他的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问道:“你什么时候上来的?”

“就大概在刚刚出市区的时候,差点没赶上,” 秋木苏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应该是在汽车出发的三十分钟之后吧。”

叶修感觉有什么不对,但是怎么想都想不出来,最后还是放弃了,也没再和秋木苏纠结到底秋木苏什么时候上的车,昨天晚上什么时候睡得这个问题,前者,为了这么一点小事就刨根问底什么的不是他的作风,至于后者,他心里有数,恐怕是通宵了。


雨似乎又大了些,雨点“啪啪啪”的打在窗户上,让人不禁担心会不会把窗户砸烂。

这到底是雨点还是冰雹啊,叶修无语的看着窗户上一片的模糊,甚至连窗外都已经看不清楚了。闪电划过,雷声掺杂在雨声中显得格外的响,明明是中午,却已经黑的和傍晚一样了。


秋木苏早就已经又沉沉睡去,看来昨天晚上通宵的工作真的让他累坏了,叶修微笑着咬了咬自己嘴里只剩下棍棒的棒棒糖。他其实并不太喜欢棒棒糖这种甜甜的味道,否则苏沐橙早就把他的烟戒掉了,但是秋木苏给他的棒棒糖,他并不反感,因为这种甜并不是浮于表面的,而是真的快让心都融化了。

他凝神盯了秋木苏一会,略微无奈的耸耸肩,轻轻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他身上,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又陷入了睡眠中。


“人都去哪儿了……”

"别睡着!!"

“有人在吗?”

……

“叶修!!!!”

“刺啦刺啦——”


如同断带的录音碟一样的刺啦声使得秋木苏瞬间从梦中清醒过来,车上的大半人都已经醒了,车已经停止了行驶,现在应该是停在了路边。

怎么回事?秋木苏皱起眉头,找人问了问,这才知道原来这车子右前轮出了点问题,陷入泥地里上不来了,司机已经下去修车了。

车上几个青壮年也想下去帮忙,可是一看外面的雨下的那么大,一个个都开始犹豫了起来。

最后是一个挺俊的小伙子先下了车,那几位年轻人一看有了个打头的,也都不怎么犹豫了,纷纷帮司机把车推出泥地。

也就是前几分钟的事,现在车还没能被推出泥地。


想着自己也是青壮年的秋木苏没有犹豫,把在自己身上披着的衣服又重新披在了叶修的身上,站起来就准备下车帮忙,车内的空调碰触到他的身体的时候冷的让秋木苏打了个寒颤。

怎么会这么冷?


秋木苏刚下了车,就知道为什么车里那么冷了——因为外面更冷。明明是下午,却几乎黑的看不清周围的环境,雨点砸在身上使本来就被吹冷的秋木苏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然后他吸溜着鼻子走到车尾去帮忙一起推车。


“诶!那位小哥!”司机转过身来,秋木苏才看到他嘴里叼着根没有火星的烟,“来了就一起来帮忙推车呗!看我们都累死累活了。”

秋木苏想你们什么时候累死累活了,明明还在干无关紧要的事情啊。一边腹诽这司机的脑子是否正常这个问题,一边又扬起微笑:“抱歉,刚才被冷风一吹,有些冷,就愣了一会。”说着还打了个喷嚏,再次吸溜吸溜鼻子。

司机摇摇头,看起来像是想要吐槽世风日下,最终倒也没开口,毕竟秋木苏没招他惹他,又是乘客,态度还是客气点比较好。


“嘿咻!嘿咻!”

一群人推车推得热火朝天,还嘴里喊着口号的样子真的惊呆了秋木苏,天哪太羞耻根本不可能说出口好吗?!

秋木苏看着自己的手掌,最后还是认命的上前一起推车。

“大哥,你怎么不喊口号啊?!”“就是啊就是啊!不喊口号怎么会有劲呢!”“对啊!”

秋木苏默默的看着一堆脸上抹着泥水的年轻的脸,用颤抖的声音喊着:“嘿咻……嘿咻……”


将车推出泥地用的时间倒也不是很长,只不到半个小时,车又再次开动起来。

回到车上的秋木苏再次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全身湿透的他甚至不想再坐到叶修的旁边,害怕把感冒传染给叶修,幸好秋木苏也带了毛巾,把身上草草的擦一下就坐回了座位。吹着冷风的空调已经被停了,即使这样,秋木苏依然觉得全身冷的让人发颤。

糟糕……这样下去会发烧的。


叶修醒来后就发现旁边的人早就没有在睡觉了,而是只穿着半干的短袖冷的发抖,脸上已经开始漫上潮红,是发烧了?秋木苏在大雨地里下车去干什么了?

他没有过多的纠结这个问题,因为叶修知道再纠结下去秋木苏可能真的等会就晕倒在车上了,他脸色不太好的从车顶的背包里拉出一件外套裹在秋木苏身上。

“这位小姐,您有感冒药吗?”那个带着小宝宝的女人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了一板感冒药递给叶修。

叶修接过,脸色终于好了些,微笑着对女人说了声谢谢。


幸好秋木苏还有自我意识的存在,温热的水混合着药刚喂到他的嘴里,他就自动吞咽了下去。他半睁着眼睛盯着叶修的脸,盯一会就开始笑,叶修抽抽嘴角,把剩下的大半瓶水全灌进了秋木苏的嘴里,所谓“喝水还堵不住你的嘴”。


秋木苏喝完了水就再也支撑不了沉重的眼皮了,呻吟了一声就倒在了叶修身上睡的香香的。叶修只感觉肩膀一沉,差点支撑不了秋木苏的体重趴在车窗上。

秋木苏可真重。

虽然这么想,叶修却没有推开秋木苏,只是拍了拍秋木苏的额头。


秋木苏迷迷糊糊中闻到了一股烟草味,刚挣扎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叶修完美的手。

“哟?这就醒了?”秋木苏看着叶修的右手抚上自己的额头,然后又摸了摸他的,“还在发烧,不过已经好多了。”

秋木苏支撑起身体,却发现车上的人已经少了一大半。

“他们呢?”秋木苏朝那边点点头示意自己说的是谁。

叶修挑起眉,被阴影遮盖的左手放在嘴边,秋木苏这才注意到他的左手上夹着一根点燃了的,怪不得刚才闻到了一股烟草味。

“和司机他们下去了,前面的道路因为大雨冲下来的山石所以已经没办法走了,司机他们打了电话给110,不过赶来也至少需要两个小时了,谁叫这地方这么偏。”说着叶修就咂咂嘴,做出了无奈的动作。


秋木苏的头还是有点痛,所以也就没有自己作死的下去再冷一下,他只是站起来活动一下全身的骨头,似乎在活动间还能听到嘎巴嘎巴的声音。

“行了,小心等会你病情加重了。”叶修把秋木苏扯着坐回了座位,把衣服又好好的给他披上了,“看你这外貌这么高大壮实,床上也折腾的够起劲,怎么被冻一冻就发烧了呢?”这话类似于自言自语,可是秋木苏还是听得一清二楚。

他不禁泪流满面,叶大大!亲爱的!我可是在雨中狂奔了五分钟才赶上车的啊!可这事他终究不敢让叶修知道,所以只能忍气吞声,看向叶修的眼神委屈的和小媳妇一样。


叶修看着秋木苏的眼神强忍着笑,看周围人几乎都睡着了,揉揉秋木苏的头发,然后咬了咬秋木苏的嘴唇。

一种淡淡的烟草香味从嘴唇处向内扩散开来,引得秋木苏的心脏拍数开始不受控制,他正想要加深这个吻,叶修就已经退开,脸上挂着一种阴险的笑容。

“你可别碰我哦,发烧要是传染了怎么办,这样谁来照顾你啊?”

秋木苏想捂脸,这么调皮一定是自家没节操的叶修大大,咬硬了血气方刚的自己就不负责任了。


"这雨,到底什么时候停啊。"叶修托着下巴看着窗外,雨仍旧没有减小的趋势,淅淅啦啦的下个不停。

秋木苏看着叶修的侧脸出神,似是想到了什么,他皱起了眉头。


"叶修……"

叶修回过头来:"嗯?"

"不……没什么。"秋木苏摇了摇头,只想是自己多想了。


“糟糕!!!你们快下来!!快下车!!!”有人在窗外喊着,不明真相的车内群众几乎没有反应过来的,只有秋木苏和叶修这种因为工作的原因常年接触精细声音的人才能反应的过来,是泥石流,泥石流来了。


秋木苏的第一反应就是“砰”的敲碎车窗,把叶修搂在怀里跳出车子,然后朝着声音传来方向的反方向飞奔而去,完全没有想过自己的身体被碎玻璃锐利的尖头划出的一个个伤口在雨水的冲洗下会不会发炎。

叶修其实也被玻璃划破了,可是看看秋木苏身上一道一道长长的血口子,他那点伤根本不算什么,刚一跑到安全地带,叶修就挣脱了秋木苏的怀抱,皱着眉帮秋木苏检查伤口。

帅气的脸上,两颊各一道伤口,胳膊上,左胳膊三道,右胳膊两道,背后两道,左腿一道。大多数伤口仍旧在流着血,混合着雨水从秋木苏身上划过。


为了给秋木苏处理伤口,叶修找了个山洞,拖着秋木苏进去了。雨仍旧下的很大,秋木苏的额头又开始发烫了。“人都去哪儿了……”叶修嘀咕着,这时候如果有一个带着伤药的人出现的话,秋木苏肯定不会这么痛苦了。


“喂!秋木苏!醒一醒!别睡着,这会睡着了你就不一定能起来了!!”叶修的脸出现在秋木苏眼前,他伸手拍打着秋木苏的脸。秋木苏虚弱的对叶修一笑,眼皮子几乎要撑不住的合上,但是在这种失血,寒冷,发烧并存的情况下,说不定一睡就真的长睡不起,他可还要和叶修长长久久,所以不可能死在这里。

狗血剧情里的生离死别在现实生活中出现的次数不算多,所以叶修相信现在的他们肯定不会是狗血言情里的故事,死亡什么的离他们很远。所以他并没有惊慌失措,只是默默的咽下口水冷静下来,隔一段时间就去拍拍秋木苏的脸让他不要睡着。

如果秋木苏还能说话的话,现在肯定要说“你快走别管我”这类狗血对白了,叶修胡思乱想着,却在下一秒否定自己的想法,秋木苏大概什么都不会说,他只会做行动上的巨人,将叶修直接送出危险地带。


“有人在吗?”

一个陌生的声音伴随着多个脚步声在山里回响,叶修眉头一挑,转眼就看到了找到山洞的穿着救生衣的消防员们。果然,他的直觉准没有错,他和秋木苏,怎么会死在山里呢?

秋木苏毛骨悚然,他梦里的对话已经几乎全部实现,只有最后那一个……关于叶修的还没有实现。

他搀扶着秋木苏走向洞口,将秋木苏交给消防员的一刹那,他腿软头晕,眼前发黑的晕倒了过去,最后在耳边回响的是虚弱挣扎而又撕心裂肺的声音。

“叶修!!!!!”


距离那次“回家却遇上了不好的事情”的事件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秋木苏并没有伤的太严重,只不过伤口有些多,实际上出血量并不多,只是发烧被一系列事情搞成了肺炎,在医院多住了几天。

叶修就更没事了,不过由于过度疲劳,晕过去也实属正常。


叶秋还有叶父叶母听了这事之后差点吓出心脏病来,相较而言,儿子的性向以及其他问题如离家出走的根本不算什么。


叶修缓缓睁开眼睛,就看见秋木苏坐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看。

"醒了?"苏沐秋的嘴角扬起,勾出一抹笑容,起身为叶修倒水。

"我睡了多长时间?"叶修接过水,并不是很烫,不温不热的,他当即的喝了一口滋润自己的喉咙。

秋木苏无奈的看着他:"你还想睡几天啊!就睡了二十多个小时。"

"哦。"叶修点点头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了。

秋木苏接着说:"伯父伯母来过了,他们很担心你。我叫他们先回去休息了。"顿了顿,他笑的阳光灿烂,"他们让我好好照顾你。"


这就是已经答应了吧。

叶修又一次摸向衣服兜里想拿烟,可是却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苏沐秋知道他烟瘾又犯了,于是从自己的衣袋里掏出一根棒棒糖拆开包装纸递给叶修。

叶修明白自己碰不到烟了,只好接过棒棒糖塞进嘴里。

登时,一股甜味弥漫在整个口腔。同时,和上次一样的迷糊感席卷了叶修。


"秋木苏。"

"嗯?"

叶修决定把这种感觉抛在脑后,好好享受现在:"你买的糖味道挺特别的嘛。"

叶修用修长白皙的手指挑起秋木苏的下巴,拿下嘴里的棒棒糖,伸出舌头舔了舔秋木苏的嘴唇,然后被秋木苏按住后脑勺反将一军。

……

又来了……那种迷糊感……事后的叶修疲倦趴在秋木苏怀里,那种感觉不像是困乏,反而像是……快要睡醒的迷迷糊糊。耳边也有什么声音在响着。

真是的,继续睡吧。




听我的,喜欢he的别往下看了。到此为止了。


"叶修?你醒了?你能听到我说话了对不对?"

谁啊?这么吵?明明才刚睡下……应该不会是秋木苏,这家伙怎么说也是懂眼色的。

叶修费力的睁开眼睛,咳嗽了几声,眼前是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人。


"苏……沐秋?"正在眼前的不是已经死去多年的好友又是谁?可是……明明死去的人怎么会出现在现实世界?


"沐秋……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你不是已经……?"叶修挣扎着坐起来,怀着复杂的心情问道。

苏沐秋的反应是紧皱起眉头,然后又松开,笑着轻轻在叶修肩膀上锤了一下:"说什么呢你!咒谁死呢!老子活的好好的,你这家伙倒是替我挡了一下,一睡就是十年。"


叶修终于发现了自己正坐在病床上,周围白花花的一片,就只有苏沐秋穿着淡色的风衣在一片白中显眼至极。

"秋木苏呢?"叶修捂住脑袋,脑海里的记忆一片混乱。

"什么秋木苏?没有这个人啊!"苏沐秋把手放在叶修额头上,"没发烧啊,醒了还说这么多胡话?"


……没有?没有秋木苏是什么意思?


没有那个愿意熬夜工作仅仅为了陪他回家的秋木苏?没有那个在危机时刻愿意为自己抵挡大部分伤害的秋木苏?没有那个愿意为自己买糖的秋木苏?原来这一切只是自己的幻想?!

开什么玩笑?!

叶修如坠冰窟。


他"啪"的一下又躺回了床上,困乏感又一次袭来,苏沐秋的声音渐渐远去……这其实才是一场梦吗?那么他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下一次睁开眼眼前出现的是秋木苏呢?

"叶修?叶修?!医生!!!!"


【结局一.开放性结局:另一个世界】


"叶修……你已经跑了那么多地方,不累吗?要不要回来休息休息?"苏沐橙在电话里似乎有些抱怨着说。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阵子,叶修那熟悉的声音才响起,却掺杂着其他东西,"我怎么会累呢……"他长叹一声,"噗嗤"的打火声音清晰的传入苏沐橙的耳朵里,应该是已经叼上了烟,叶修含糊不清的说,"在没有找到他之前我是不会停止的。"


三年前,叶修又一次睁开眼后,他发现仍旧是这个世界。刚出了院他就踏上了旅途,找到秋木苏?不,他还没有这么傻,这只是一个借口,他只是在寻找,回去的路罢了。即使只能见秋木苏一次也好,就算仅仅一次。


叶修又一次深深吸了一口烟,然后抬起头,向满天繁星吐了出来。


那不是梦,如此的真实,如此真实的感情,如此真实的秋木苏,怎么会是梦呢?


【结局二.BE结局:一帘幽梦】


叶修再一次睁开眼,眼前仍是一脸担忧的苏沐秋。

"怎么了?"他问。

"没什么。"他答。

没什么……叶修用胳膊挡住了脸。只不过是找不到一个人了而已。


三年了,整整三年了。

叶修望着电脑发呆,手上却再一次无意识的打出了秋木苏这三个字。

他苦笑着摇了摇头,一个字一个字的删去,继续自己的工作。


没有奇迹,那只是梦而已。


"叶修,叶修,叶修。"谁在呼唤?

"叶修,叶修,叶修。"一个模糊的身影出现在叶修眼前,他向叶修伸出了手,"叶修,和我一起走吗?"明明看不清脸,叶修却能准确的判断,这个人的脸上现在一定挂着笑容,就和以往一样。

叶修没有丝毫犹豫的伸出手搭在上面,那个身影却在下一秒支离破碎,消散不见。

"秋木……苏?"眼前仍旧是他的办公室,没有什么模糊的身影,也没有什么秋木苏。


又是梦啊。

叶修少见的在办公室里又抽了一根烟,他心里知道,那只不过是一个无法触及的梦而已。


他再不犹豫,将烟按灭在烟灰缸里,开始了新一轮的工作。


评论(2)
热度(26)
金是我的宝物૧(●´৺`●)૭

关注的博客